新闻资讯 · 2022年 8月 16日

【Telegram中文版】不给科学家逐个“记工分”!广州这场改革释放新活力【Telegram中文官网】

科技日报记者 叶青 

Telegram中文

南方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的前身是广州市从化区中心医院。作为一家原区级医院,其能获得的科研项目少之又少。得益于广州市在基础研究项目管理的“放管服”改革,现在的情况正发生着大改变。

“简政放权”改革指的是广州市科技局授予一批高校科研院所科技项目的“自主管理权”,充分赋予下放组织单位遴选立项、过程管理和结题验收等权限。“简政放权”仅是广州市科技局支持基础研究体制机制,支撑科技创新强市建设的创新举措之一。

近年来,广州通过汇聚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健全支持基础研究投入机制,改革基础研究项目管理方式,稳步形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

全面实行科研经费使用“包干制”

“如果直接和其他实力强大的综合性医院PK,像南方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此类单位,申请的项目将很难获立项。但事实上,此类医院长期扎根在区级,服务基层百姓,会接触到很多‘特色’的地方病,他们也需要对此开展相应的研究。”南方医科大学科研院相关负责人说,“广州科技领域的‘简政放权’,让我们有了更多的自主权,从而能根据学校发展的整体规划,扶弱助强,加快夯实一些优势、特色学科的科研基础。”

具体而言,广州市科技局不再对单个项目进行管理,不再给科学家逐个“记工分”,而是考核高校科研院所的整体宏观绩效,如青年人才培养、科研条件建设等。并对纳入简政放权改革的项目全面实行科研经费使用“包干制”,项目申报取消预算编制,只需明确项目经费总额。

去年5月,广州市科技局还专门为此出台了《广州市科技计划项目全过程管理简政放权改革工作方案》。

“这意味着我们对科技项目管理‘后退一步’,授予科研单位充分自治权;对科技项目管理将‘站高一格’,由微观管理转向宏观管理。”广州市科技局党组书记弓鸿午表示,改革跳脱了传统项目结题验收“数论文论英雄”的模式,改为面向“下放组织单位”的宏观绩效考核,为“破四唯”开山辟路。

这一场体制改革带给南方医科大学最大的感受是倒逼科研管理人员提高管理水平。”上述负责人说,“要保证公平公正,首先要定好规则。我们必须主动谋划改革,制定项目管理的‘家法’。在此过程中,学校的管理能力也得以提升。”

截至目前,广州市科技局每年包干项目近2000项,总经费近1亿元。

设立“市校(院)联合资助项目”

“将‘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作为全链条创新发展路径的首要环节”是广州市科技局所践行的做法。

科学发现主要对应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广州对应“科学发现”,设立了“基础研究计划”,包括基础研究项目和基础研究平台。为强化基础研究提供充分保障,针对全链条创新发展路径,广州市科技局形成了“1+5+N”科技创新法规政策体系。

目前,广州构建了以广州实验室和粤港澳大湾区国家技术创新中心为引领,以2个重大科技基础设施为骨干,以国家新型显示技术创新中心、4家省实验室、10余家高水平创新研究院等为基础的“2+2+N”科技创新平台体系

基础前沿研究需要长时间沉淀。为让科学家心无旁骛做科研,广州市科技局不断健全基础前沿研究投入支持机制。一方面,广州市财政每年投入8000万元,积极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区域创新发展联合基金(广东)和粤穗联合基金。2021年,将粤穗、联合基金90%经费投入青年基金项目,支持596名博士青年科技人才开展原始创新。另一方面,引导社会力量投入基础研究。在全国首创“市校(院)”联合资助项目模式,联合基础研究优势明显的高校和医院,共同设立“市校(院)联合资助项目”。

暨南大学是“市校(院)联合资助项目”的首批试点单位。其以市财政每年投入140万元为引导,学校每年投入1140万元参与到市校(院)联合资助项目中。

“我们设立有多种项目支持类型,包括医学+X交叉项目、自由探索项目、学术带头人培育计划项目等。”暨南大学科技处朱星谕表示,项目实施以来,该模式在带动学校学科建设全面发展、促进人才培养、提高原始创新能力等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据了解,广州市科技局已与3家高水平高校、11家高水平医院以及广东省钟南山医学基金会签署合作共建协议,鼓励各共建单位多元投入加强基础与应用基础研究。同时,在广州市科技计划专项中设立基础与应用基础研究专题,重点向博士青年科技人员倾斜,形成可持续的青年科技人才培育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