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2022年 8月 29日

【Telegram中文版】产学研联手 探究衰老背后的生物学机制【Telegram中文官网】

周舟 科技日报记 刘传书

Telegram中文

致力于建立一个衰老干预技术的一体化研发平台,以深入探究衰老背后的生物学机制,通过相应的干预策略减缓人体衰老进程,未来有望用于改善衰老相关的各类健康问题。8月17日,中科赛立复分子网络抗衰联合实验室成立,这是赛立复(中国)与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联合建立的。

产学研联手 探究衰老背后的生物学机制

中科赛立复分子网络抗衰联合实验室启动仪式。

据了解,双方通过强强联合,将发挥各自的资源优势,围绕衰老干预分子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的技术开发应用、抗衰老物质的筛选、多靶点衰老干预的探索等前沿技术研究、技术平台建立及人才培养层面展开广泛、深入合作,建立长期的技术开发平台和良好的科研成果转化平台。双方合作旨在实现衰老干预研究资源的整合利用,并为衰老干预的临床进展提供更广阔的应用背景,以期成为生命科学研究发展的关键推动者,为健康老龄化做出贡献。

NAD+,是人体诸多细胞代谢反应中必需的辅酶。目前学界认为,NAD+参与人体中上千项生理反应,跟许多衰老相关疾病关系密切。但直接补充NAD+很难被人体吸收,转化效率较低,研究人员转而“曲线救国”,研究NAD+的前体物质及其他形态。其中NAD+的前体之一NMN(烟酰胺单核苷酸)被哈佛大学教授大卫·辛克莱证实可以提升体内NAD+水平,因此NMN成为目前主流的NAD+补充方式之一,但也有不少人对NMN的效果提出质疑。

NAD+高通量蛋白探针检测技术发明第一人、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院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研究中心课题组博导於邱黎阳对此作出了解释:“NMN是众多NAD+前体物质之一,每个人对它的响应度不同,部分人群会出现响应异质性或不响应的情况,这是客观存在的,但不能全盘否定其效果。”也就是说确实存在部分人服用NMN效果不明显或者无效的情况。

产学研联手 探究衰老背后的生物学机制

中科赛立复分子网络抗衰联合实验室首席科学家、博导於邱黎阳致辞。

这个结果在NMN的多项临床研究中也得到了证实,2021年美国一项发表于《Science》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示:NMN对特殊人群的影响是有显著特异性的;今年4月,日本临床试验论文也表明,部分健康志愿者口服NMN后NAD+水平表现有异质性,存在临床代谢效应不明显、响应微弱的人群。

为了进一步探究其中原因,在科技部重点研发计划中,由赛立复参与、广州体育大学开展的NMN临床试验中,科研人员对补充NMN不响应人群开展了深入研究,最新数据也表明,确实存在部分人群服用NMN后不响应。而这种不响应现象与一种CD38蛋白的高表达有密切关系。

CD38是一种与免疫过程密切相关的蛋白,细胞表面的CD38会降解NAD、NMN和NR等核苷类物质,形成NAD+补充壁垒。NMN进入细胞转化成NAD+后也会被细胞内部游离的CD38降解,而有部分人体内的CD38蛋白表达特别高,导致即使服用高剂量的NMN也无法提升体内NAD+的水平,所以会出现效果不好或者无效的情况。因此解决的关键就在于抑制CD38的高表达。

於邱黎阳介绍道,据计算分析,以差异于NMN通路进入细胞的NADH、NRH、NMNH等氢化分子较少受到CD38的影响,是潜在更高效的NAD+补充方式。不过NADH、NRH、NMNH等氢化分子都有较易变质的特性,难以制取及难以长期稳定保存,因此在转化应用中一直是研究人员需要攻克的难点。

目前,赛立复(中国)已经攻克NADH难以长期稳定保存的难题,制作出在长达3年的储存条件下依然能够保证稳定性的力活元(赛立复NADH),并取得了多项发明专利。以此为基础,联合实验室将更加深入地研究如何把NRH、NMNH等NAD+氢化前体更先进、高效、安全地利用起来。

判断自己体内CD38水平是否高表达,了解自己补充的NMN是否真的达到了应有的效果,NAD+水平的检测成为重要手段。中科赛立复抗衰联合实验室计划以“NAD+检测”为技术突破口,进行“超级临床试验”,并将全球首家NAD+探针高通量检测技术应用于更深层次的衰老研究。这种NAD+探针检测技术能够快速便捷地检测出人体“衰老指标”NAD+的含量,可一次性自动化检测大量样本。

在此之前,衰老没有办法测量,所以很难有效干预和管理它,而NAD+检测让衰老量化成为可能。“NAD+检测超级临床试验”将会让更多人有机会了解自己体内NAD+的水平,更好地对衰老程度进行评估,让个人专属的抗衰画像越来越精准。同时通过NAD+检测还可以发现NMN不响应人群,发掘定制化NAD+补充解决方案,通过更加有效的NAD+补充方案,结合对应的生活方式,能够更好地避免或者减少某些疾病的发生。

据悉,赛立复(中国)是一家致力于AI多靶点抗衰研究和产业化的高科技企业,拥有强大的科研团队和研发应用平台,能够不断将前沿核心技术转化为健康产品。NMN抗衰发现者哈佛大学细胞遗传学教授卫·辛克莱就使用赛立复的一代原料进行科学实验,并于2018年在顶级学术期刊《CELL》上发表NMN逆转血管老化的论文;赛立复参与了广州体育大学开展的大规模NMN人体临床试验,项目属于中国科技部重点研发计划“主动健康和老龄化科技应对”中的重点专项;还为目前全球最大规模的女性生殖健康NMN临床研究提供了NMN原料。赛立复已经建立了一套从衰老机理研究、衰老评估体系、到抗衰老核心物质筛选和精准营养干预方案的系统化衰老干预研究流程。

而中科院深圳先进院经过10多年的发展沉淀,累计申请专利8748件,授权专利3587件,发表论文10026篇,高学历海归占30%,在生物医学工程、合成生物学、生物医药等领域已产生诸多具有原创性和意义深远的科研成果,建立了集科研、教育、产业、资本为一体的协同创新生态系统,是中国新型研究机构的典范。

未来,中科赛立复抗衰联合实验室将通过大数据量化衰老,综合评价个体的衰老程度,帮助人类实现对衰老更加精准干预,从社会层面改善人口老龄化现状,提升每个人的生活质量。

中科赛立复抗衰联合实验室科学家表示,正在进行“衰老相关代谢物的亚细胞时空分布表征与调控药物筛选研究”项目,该项目属于2022年广东省高校生物医药与健康重点领域专项,这是抗衰老研究迈出的重要一步。

(照片由中科赛立复抗衰联合实验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