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2022年 8月 29日

【Telegram中文版】宋桂飞:弹药销毁战线上的急先锋【Telegram中文官网】

浪万鹏 杨利平  科技日报记者 张强

Telegram中文

“轰——”一声巨响传来,某弹药销毁场腾起滚滚烟幕。数百米外的安全操作区内,官兵操作某型设备完成“一键销毁”任务。这种安全又高效的销毁法,具有远距离、非接触的特点,由陆军研究院某所工程师宋桂飞领衔完成。

将这项历经近百次试验的科研成果用于“实战”,是宋桂飞数年来潜心报废弹药销毁研究,不断科研创新攻关取得的又一项成果。

人们常说,弹药销毁一线的官兵都是刀尖上的舞者。十几年来,宋桂飞往返试验场和弹药销毁机构,给弹药做“手术”,与“魔鬼”掰手腕,成为报废弹药销毁战线上的急先锋。

大胆干,开发弹药销毁好方法

2001年,宋桂飞怀揣从军报国梦想,考入原军械工程学院弹药工程专业学。从学士到硕士,再到博士毕业,10年大学时光、3000多个日夜,宋桂飞不仅夯实了弹药保障领域的专业根基,也树牢了科研攻关的强军之志。

一次,在担负报废弹药销毁技术规程修订任务时,宋桂飞听到官兵反映:“按照现行标准规定销毁某类发射药,每次的销毁量小,需要的销毁频次高。这样不仅影响销毁进度,也增加了安全风险。”

然而,现行标准已沿用多年,相对成熟。如果重新修订,意味着可能要承担重大安全责任。

“不为部队服务,不为官兵安全着想,我们搞研究还有什么价值!”年轻的宋桂飞说干就干。

几年里,他翻阅了10多万字的科研资料,30余次奔赴销毁工厂和部队一线调研试验、反复改进,最终将该类发射药的一次最大销毁量扩大了10倍。该成果在某基地推广试用后,该类发射药的弹药销毁效率与安全性均得到了大幅提升。

肯担当,化解惊心动魄真难题

惊雷有声,使命无言。近年来,随着部队武器装备加速更新换代,退役弹种逐年增多,结构性能更加复杂,销毁作业的安全风险更高。

几年前,上级将批量报废某型弹药的试销毁任务交给宋桂飞和他所在的团队。宋桂飞带领课题组连续攻关,拿出了销毁技术方案。就在大家要松一口气时,意外却发生了。

“弹体破裂!” 转入试拆环节时,一枚试验弹突发状况,大家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儿。拆还是不拆?方案是否可行……整个试验现场的空气仿佛凝固了。

“我们不试险,一线官兵就要用生命冒险。”宋桂飞冷静复盘。现场还原试拆过程、审视分析技术流程后,他果断定下结论:按照销毁方案实施,可以安全拆解。

“成功!”在这枚试验弹被完全拆解的那一刻,宋桂飞全身都湿透了。

勇奋进,取得科研技术新成果

此后,宋桂飞又带领课题组陆续对多种弹药进行销毁工艺论证,制定了某型通用弹药销毁技术标准,并研发出了多类自动化销毁设备。

近年来,随着部队实战化训练持续深入,未爆弹数量也在增加。宋桂飞带领课题组及时调整科研方向,重点攻关未爆弹和危险品弹药就地销毁技术,研制出无人平台投放式聚能销毁设备、激光销毁设备等系列方法手段。

“每项科研成果的诞生、每组科研数据的获取,都要对官兵生命安全负责,对部队战斗力建设负责。”他说。

这些年,宋桂飞先后获得包括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在内的多个奖项,还荣立个人二等功、三等功各1次。可在他看来,唯有弹药销毁场上的一声声“惊雷”,才是对自己和弹药保障科研团队最大的褒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