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 2022年 9月 1日

【Telegram中文版】火线逆行,追寻那些比山火更亮的光【Telegram中文官网】

黄腾飞 科技日报记者 张强

Telegram中文

前不久,重庆突发山火,第77集团军某合成旅星夜驰援、连续奋战,留下了许多令人感动的故事。他们用逆行身姿筑起“防火长城”,闪烁着比山火更亮的光……

火线逆行,追寻那些比山火更亮的光

车队待发

家在西线住,人在北线救

参加重庆巴南区山林灭火的出动方案本没有他,但得知去家乡救援,中尉黄正睿立即向上级请战。

赶到火场北线已是深夜,没有片刻迟疑,黄正睿和大家手持工具抢挖隔离带,干到天亮时用坏了好几把油锯。短暂休整,他打开手机地图,家就在火场西线几公里处,而北线任务点离家也就十来公里,坐车一会就能到家。

然而任务紧急,身为指战员,哪能分心又分身?妻子怀胎9月,告诉她一定担惊受怕,影响身体。心里一番纠结后,他选择隐瞒。

火线逆行,追寻那些比山火更亮的光

官兵们深夜逆行

次日,黄正睿和突击队进山扑火。烈日炎炎,火场五六十度高温,山火烧得噼啪响,浓烟刺鼻,眼睛被熏得泪水横流,他全然不顾,带头冲在前奋力扑救……

任务结束后,黄正睿随部队连夜撤离,至今未能见上家人一面。“我很担心你,也非常想回家看看,但是……”上车前,他在电话中给妻子报平安。

来自崇州城,感恩重庆人

“2008年‘5·12’地震后,重庆援建我的家乡四川崇州,如今重庆有难,我参加救灾义不容辞!”中士舒烔豪完成救火任务返营,与大家分享救灾感受时,一口乡音川味浓厚。

火线逆行,追寻那些比山火更亮的光

奋战通宵后,官兵短暂休息

紧急发动车辆、检查技术性能……数天前,气温44℃,该旅主干道马达轰鸣,一台台军车蓄势待发。舒烔豪是驾驶员,每天顶烈日参加救灾拉动演练。

看着车身挂着的“灾情就是命令”“鱼水情深保家国”等横幅标语,舒烔豪不禁回想起14年前家乡地震受灾后,重庆人民千里援建的场景。修道路、盖学校、建医院……上小学六年级的他记住了这感人的一幕幕,在心里播下感恩的种子。

再过一会,车队出发赴火场。为确保车辆途中不趴窝,舒烔豪钻车舱、趴车底,“过筛子”式排查车辆故障隐患。车身被烈日晒,驾驶室逼近50℃,迷彩服干了湿、湿了又干。

火场一线,车辆上不去。舒烔豪立即与群众通过肩扛手拽,将消防水管、补给物资连夜运上山。山高坡陡,他不记得摔了多少跤,一身泥泞,裤脚也被蹭破。半山坡,一名70多岁、身穿志愿者红色马甲的大爷正在执勤守山,拍着他的肩膀说:“小伙子不错,你们当兵的来了,我们不怕了!”

连日来,舒烔豪看着火场全民上阵的场景,看到“摩托小哥”“送饭大婶”“雪糕姑娘”等最美身影,感动倍增。他说:“重庆人民对我有恩,这次救灾就是要报党恩、报人民群众的恩!”

把山火当生日烛火灭

“当时心里默想,我要吹灭的不仅是这生日的烛火,更是这遍野的山火!”8月25日下午,完成余火搜排当天,正是下士刘豪森22岁生日。

烈日刺得人睁不开眼,汗水止不住,征尘未扫的官兵们携工具下山,在山脚处脱下浸满汗水的消防服,准备吃午饭。大家来到刘豪森面前,手捧一枚普通面包,点燃打火机当生日蜡烛,齐唱生日歌,为他举行简易生日仪式。

“感谢战友给我一个非常难忘的生日,祝愿国泰民安!”刘豪森脸上笑容洋溢,和满脸熏黑的战友们一同许下心底美好的愿望。

连续两昼夜,刘豪森和大家一道开辟防火隔离带、扑灭明火、搜排暗火。山林灌木丛生,空气弥漫烟尘和焦炭味,有的因流汗过度中暑,有的手掌打起血泡,全身黢黑。

那天,刘豪森记忆犹新。他和战友们奋战通宵,刚坐下就汗如雨下,感觉身体“被掏空”。短暂休整后,他咬牙继续投身到任务中。

“这次生日很感动,意义非凡!”生日仪式虽简,但那种“幸福感”在他心中流淌了很久……

“山不退火,我不退伍”

那一晚,老兵们刻骨铭心……

火线逆行,追寻那些比山火更亮的光

老兵们携工具逆行扑救

“抢挖防火隔离带!”连夜赶到一线,该旅受理第一个任务。然而,巍峨群山间,开辟隔离带谈何容易!

60多度的山林陡坡,荆棘环绕,到处是深沟,人很难过得去。

“我是党员我先上!”上士杨显明第一个站了出来。明确任务分工后,他和战友们手持工具往密林里冲,争当开路先锋。杨显明满12年服役期,一直干在前,“驻地突发山火,人民有难,作为子弟兵不想别的,只管往上冲!”

和他一样,该旅40余名即将退役的老兵主动请缨,全程奋战在最危险、最艰苦的一线。他们不惧高温摸黑前行,克服山高坡陡,忍着极端疲惫打头阵。有的手腕、脖子被刺条划伤,留下道道血痕;有的手掌上被锹镐磨出水泡与血泡,但无一人叫苦退缩。

次日进山搜排余火,坡度近70度,这群老兵扛着工具几乎是贴地前行。不少地方冒烟,脚底有明显灼烧感。背着洒水壶的罗正康走在崎岖山路,“感觉作战靴都快融化了!”累得头晕目眩,他猛灌几口水稍作调整便继续投入战斗。

“山不退火,我不退伍!”下士董梓聪说,当时和大家喊响这句口号,有一股英雄气在胸中激荡……

(文中图片由薛宗炎 龙洲 拍摄)